人类到如今已经繁衍了250000年,只有最近的4000年是有意义的。

所以,我们在将近250000年中在干嘛?我们聚在山洞中,围坐在熊熊的篝火边,讨论着那些我们向往的事物——那些关于如何研究星象的理论,那些杀死猛兽的方法,那些直入云霄的高楼。所以我们称它们为“科技”和“文明”,并为实现它们不断努力。

但是,随后我们发现,我们飞速发展的社会制度已经不再适合我们的生物本能。我们不再能因秩序感到震撼,我们不再能因爱情感到欢乐,我们不再能因工作感到充实。我们意识到囚禁于小小的身体里,我们的文明不能超过身体的进化程度。于是,我们只好放弃那些井然有序的社会制度,回到符合自己生物本能的社会,继续躲在小小的山洞中,不能离开。

但我们的一点点的进化终将引起质的变化,我们逐渐学会了使用工具。我们发现我们不再需要借助于自己弱小的躯体,我们可以借助工具。我们终于可以再次发展出强大的社会,惊人的科技。我们试图改造自己,征服自然。

可是,在征服自然的过程中,我们发现了一些我们仍然无法理解之物。他们就像曾经我们不能理解的秩序,不能理解的科技,即使我们已经十分强大,但我们仍未解明宇宙的真相。我们不能理解之物并没有消失,好像宇宙故意要表现出荒谬与不可思议一样。

于是,我们成立了SCP基金会,一个致力于研究异常现象的组织,并试图通过异常间的蛛丝马迹寻找到现实的根源、存在的意义、生命、宇宙以及任何事情的终极答案”的答案……

异常的数量在减少,常理的数量在增加。当我们好奇的事物越来越少,我们开始更理智的看待这个世界,直到,我们解明一切。

而如今我们已发现这一切的终极答案。它十分简单,又美妙至极。

我们决定,将它告诉你,告诉这个世界。为了人类的终极目标,我们将不惜付出一切。
scp-logo-signature.png
为更伟大的事业。

— The Administrator

--

Unless otherwise stated,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